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零配件資訊

一場在濟南召開的內燃機行業峰會,為何攪動制造界?

作者:  信息來源:客車信息網    發布日期:2020-11-02

  從跟跑到領跑,到底有多難?

  “跟跑,跟著別人趟出的路子走就是了;領跑,現代前沿技術都是燒錢燒出來的,是坑還是溝,都得自己扛?!眹鴥葍热紮C行業一位人士說。

  這正像中國現在正全力突破的芯片產業面臨的困局,正處在轉型焦慮的中國制造急需厘清方向,重構新的創新體系。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10月31日,一場在濟南召開的行業會議引發業界關注,這就是已經在北京連續舉辦了8屆的內燃機可靠性技術國際研討會,今年這一屆移師濟南。

  這場行業會議或許可以解答中國制造高質量發展中的核心問題——如何建立一個充分整合全球創新要素的高效創新體系。

  為什么是山東濟南?這是一場話語權和影響力的提升

r1.png

  這一屆內燃機可靠性技術國際研討會云集線上線下1500名專家學者和行業代表,其中包括4位院士,為歷屆最多,還有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天津大學等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所的專家。受疫情影響,MIT、AVL、IAV、FEV、美國西南研究院、濰柴海外創新中心等多位海外專家通過視頻參與會議報告交流分享。

  中國勞動力成本優勢在喪失,但規模在崛起,一個統一的、超大規模的市場很容易將科研成果產業化,這對于全球內燃機技術頂尖研究機構是擋不住的誘惑。

  玉柴、康明斯也來了,他們為什么來?他們的競爭對手濰柴就是這場大會的主辦方內燃機可靠性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依托單位。

  “在市場上,我們是競爭對手;在這個大會上,我們共享成果”。濰柴內部人士說。

  這也是這個行業會議越來越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底層邏輯:開放性和超大規模經濟體的優勢,吸引了全球內燃機科研領域最聰明的大腦在山東濟南進行這場頭腦風暴。

  那么,為什么是山東濟南?

  2021年4月,第二屆世界內燃機大會將在濟南召開,此次國際研討會相當于提前進行了一場預演。在它的舉辦地從北京移師濟南背后,一場更為波瀾壯闊的高端裝備制造產業鏈轉移和重組正在發生,中心就在山東——

  2019年7月,濰柴國際配套產業園在濰坊高新區動工,這個總投資2000億以上項目,將建設世界一流的萬億級別的動力產業園。

  2020年2月12日,疫情最為嚴峻時刻,山東重工(濟南萊蕪)百萬輛整機整車綠色智造產業城開工,1500億投資規模相當于再造一個產業新城。8月17日,凱傲叉車濟南工廠和智能網聯重卡二期項目就在這座產業新城破土開工。

  隨著山東省強力推進山東重工與中國重汽重組,山東一步步邁向打造一流制造業創新中心和高端裝備制造基地的目標,隨著凱傲等產業鏈的企業在濟南投資辦廠,濟南作為產業前沿城市的氣質越來越濃,能吸引到世界內燃機大會這些高端行業會議在濟南召開,這是濟南在高端裝備制造領域話語權和影響力提升的最佳證明。

r2.png

圖為中國重汽新型車輛生產線(圖自中國經濟導報)

  為什么要在“聽得見一線炮聲”的企業建立國家重點實驗室?

  這一次,來參會的大咖很多和濰柴有過合作,他們在大會上提交的論文,很多是在內燃機可靠性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成果。

  內燃機可靠性國家重點實驗室是2015年依托濰柴設立的。這也是國內內燃機行業唯一一家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而譚旭光也多了一個身份——內燃機可靠性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企業家出任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這個身份的“含金量”可以從習近平的一封回信掂量一下。

  今年5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給25位科技工作者回信,鼓勵他們“著力攻克關鍵核心技術”。這25人中,譚旭光是一位產業科學家。為什么這個時候譚旭光這樣的產業科學家站在了舞臺中央?

  每一次新的重大技術革命出現,總會伴隨新興產業的崛起,這也意味著新一輪國家競爭的開始,一個重新劃分全球供應鏈分工體系機會的到來。這個時候,產業科學家是指揮官,更是戰略家,能夠站在重大技術革命的浪潮之巔,從產業戰略角度去布局科研方向。我國擁有龐大科研人員和工程師隊伍,但原創技術很少,一個重要原因是缺少戰略眼光的產業科學家。

  有市場分析師這樣評價濰柴—— “永遠是正面作戰的主力部隊”。濰柴自主研發和創新的領域,電控技術、高壓液壓技術、CVT技術、燃料電池技術……之前幾乎都被外資壟斷。

  能打破國外技術壟斷,就是濰柴通過戰略布局,建立起一套與國內外頂級研發資源緊密鏈接,與產業鏈上下游高度耦合的創新研發生態。

r3.png

圖為濰柴集團智能制造示范基地一號工廠

  這套體系是怎么運轉的?

  2012年,由濰柴牽頭聯合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清華大學、天津大學、奧地利AVL公司等19家國際內燃機行業領先的高校、研究院所和企業發起成立內燃機可靠性國際技術創新聯盟。在國內,由濰柴牽頭與高校和企業成立國家商用汽車與工程機械新能源動力系統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每年,這個建立在企業、“聽得見一線炮聲”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會接到來自全球各研究院、高校學者的申請,今年就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近60余份項目申請。濰柴每年會設置15個開放課題,邀請國內外科研人員來實驗室共同攻關。

  這個實驗室同時面向產業鏈上下游開放。濰柴與54家具有自主研發實力的供應商成立了“濰柴動力產品研發共同體”,與41家上游供方企業建立了“濰柴動力應用技術共同體,開創了與供應商、配套商合作研究的模式。

  這樣一個研發體系的建立,與國產發動機的卡脖子問題息息相關。

  中國是全球內燃機產銷量最大的國家,但整體技術水平并不最高,特別是在內燃機可靠性上。以國產發動機B10為例,壽命可達150萬公里,基本上接近世界一流水平,但卻經常出一些小故障,影響客戶體驗。這些問題大多數與零部件質量有關,供應商沒有按照要求的壽命指標去設計和控制。

  國產發動機在可靠性上的短板,暴露的是整個供應鏈的短板。這不光是設計和工藝問題,根子就在中國制造在工業思維和底蘊上與德國等制造強國的差距。這樣的差距只能在一次次實驗中“補課”,一點點打磨供應鏈,這就是濰柴一直強調協同創新的深意。

  為什么這個大會越開越大?它不是為一家企業服務

  自2015年這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成立以來,濰柴累計資助開放課題68項,針對內燃機可靠性方面重大的技術難題,支持國內外相關研究單位開展技術合作項目75項、科研經費達30331萬元。在內燃機可靠性應用基礎研究和競爭前共性技術研究,以及發動機熱疲勞技術、機械疲勞技術、可靠性預測技術、故障在線診斷技術等涉及內燃機可靠性的關鍵共性技術等方面取得了豐碩成果。

  在發動機業務上,濰柴連續10年累計研發投入300億元,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比例達6%。

  9月16日,濰柴在濟南發布了全球首款突破50%熱效率的商業化柴油機。50%熱效率意味著什么?這就像人類史上首次百米跑進10秒。從2015年起,濰柴開始組建技術攻關團隊,通過大量仿真和臺架試驗,經過上千種方案探索分析,以每個0.1%的累加艱難推進,最終獲得世界內燃機歷史性突破。

  全球最大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博世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沃爾克馬爾·鄧納爾表示,這一創新使濰柴躋身世界一流柴油機制造商。

  濰柴邁出了領跑的關鍵一步,更重要的是摸索出一套以研發共同體、應用共同體為核心的合作模式和產業鏈上下游協同創新的體系和生態,從市場需求的精準捕捉到基礎理論突破到引導科研成果快速市場化,同時還配套了低成本試錯的創客機制,在創新的每一個要素環節進行高效、有機地銜接,極大地提高了科技資源配置效率。

  內燃機可靠性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國際研討會,成為這個創新體系最重要的支撐平臺。為什么內燃機可靠性國際研討會越開影響越大?

  在譚旭光看來,這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是為全行業服務,不是只為濰柴一家服務。多年來濰柴利用這一平臺在國內外實施開放合作,實現了很好的創新模式的探討與實踐;這個平臺的成果與全行業共享,所以得到了大家認可。目前,濰柴85%的發動機產品試驗資源向社會開放共享。

  濰柴經驗:要形成以行業頭部企業為主導的科研和成果轉化機制

  2017年,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布報告將中國稱為“科技胖龍”,認為中國85%的資金都集中在開發上,鮮有資金用于基礎的科學研究,中國花費很大的人力、財力、資源用于創新,但創新的效率不高。

  現在,這款突破50%熱效率的柴油機的研發歷程告訴你,這場以行業頭部企業為主導的全球產業鏈協同創新背后,折射著時代大變局——濰柴在這個創新體系的建立中,充分利用超大規模經濟體的優勢,從開發之初就在全球廣泛搜集用戶需求,激發市場需求對創新要素流動的牽引力。在這個過程中,全球化的主客場正在發生變化,這也是內循環下新發展格局的集中體現,把客場全球化轉化為主場全球化,把中國這個世界的供給中心(生產能力的提供者)轉化為世界的需求中心。

  為什么新的創新體系尤其強調要形成以行業頭部企業為主導的科技研發和成果轉化機制?

  2月29日,國內疫情最嚴峻時刻,譚旭光在濰柴內部召開了8000人視頻會議,做了長達3個半小時的《2020要成為科技創新里程碑式的轉折年》的報告。這份報告由譚旭光構思撰寫并經過近20次修改完善,歷時兩個月成稿。會前譚旭光曾召開17次專題會議,圍繞新能源、電控、智能網聯等進行了深入研究,明確了新產品、新科技、新商業模式創新的重大課題和未來發展方向。

  從這些細節看出企業家對于全局的決策,是建立在對技術趨勢的精準把握上,從研發創新到產品制造、到商業模式創新的全局考量,所以極大地提高創新成功率。

  這一次,內燃機可靠性技術國際研討會在濟南召開,盡管受到疫情影響,這個大會還是吸引了線上1500名專家學者和行業代表參會。據會議組織方介紹,今年大會首次設立了分會場,行業著名專家積極參會,提交報告,論文質量水平都非常很高。

  這就是風向標!“科技創新轉折年”必須聚集全球勢能。如何打通科技創新能力的供給堵點?如何有效引導創新要素向企業聚集,以市場化原則實現復雜技術鏈條的有機銜接和整體突破,濰柴走出了一條路子。

  濰柴經驗彌足珍貴。因為這家傳統制造企業是中國制造業中為數不多的、完全依靠裝備制造轉型的企業。濰柴也以自身經驗告訴中國企業,要深度融入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就必須突破創新鏈。

  目前,山東省幾大行業領軍企業魏橋集團、南山集團、東明石化、煙臺萬華、東岳集團紛紛建立產業研究院,為的就是解決創新發展的源頭問題。

  制造業是國際競爭的主戰場,也是區域競爭的主戰場。這些山東制造代表企業解決了最關鍵的創新問題,山東的新舊動能轉換就度過了最艱難時刻。


新聞專題

更多>>

2020年金龍客車品牌戰

2020年8月26日,金龍客車舉行了“建設美好出... 更多>>

宇通客車為央視《走村直播

宇通客車被央視指定為“CCTV-2央視財經頻道走... 更多>>

防控疫情 “健康客車”守

大事、難事面前,中國客車行業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面... 更多>>

中國中車搭“新巴客2.0

2019年10月18日,影響全球客車界的“比利時... 更多>>

Copyright 2004-2022 ChinaBus.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442號 京ICP備14048454號-2
版權所有:客車信息網 主辦單位:北京國脈中通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信息發布歡迎投稿意見建議誠聘精英聯系我們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