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鄰居一病人癲狂,其家人請道士驅鬼。隻見道士手舞足蹈、念念有詞,並用毛沾紅水在黃紙上畫符,然後用桃木挑起符紙點火燒之。伴隨道士的進一步作法,病人很快就安靜了。觀者都說道士法力高深。長大了,知道這是迷信,但病人為什麽會好呢?百思不得其解。


朋友新婚大喜,送他一件雕有雙喜的玉佩,盡管他是無神論者,也欣然接受了;朋友有難,送他一件雕有鬼頭的玉佩,告訴他可以辟邪,他雖然接受了禮物,卻輕輕吐出二字:迷信。


中日建交時,周恩來總理贈送一對雞血石印章給田中角榮首相。不久,日本掀起雞血石收藏熱。很多日本人本來就相信雞血石有辟邪作用,有些病人因長期把玩雞血石,多年不治之症意奇跡般地好了,這更給雞血石的辟邪功能增加了神聖光環